乖啊

乱写,给自己看的,小说有原型,一个角色有很多原型,小说是小说,三次元是三次元

表演

5 表演
到了面试厅,林惊羽发现自己真挺紧张的,手心微微出汗,她深吸一口气,看向面试官,“各位评委老师大家好,我是m哦0567号选手,林惊羽,我今天面试的角色是秦浅。”
面试台上只坐了三个人,一个中年妇女,胖胖的,戴着个眼睛面无表情看上去不近人情,一个头上秃顶闪烁着聪明绝顶的光芒,另一个比较年轻,大概三十多岁,但是眼睛小,一直眯着眼,让人想起那句话,“眯眯眼都是怪物”。
那个女人先说话了,“实话告诉你,林小姐,我们其实已经打算录用刚刚m055号选手,她是一个非常有张力的演员,在校专业课成绩也非常可观,而且林小姐,你今天的服装的确没有让我想继续的欲望,我知道可能你十分重视这次机会,也不清楚自己的角色,但是没办法,运气是属于实力的一部分,我想林小姐大概没有我想要的那份运气。”
林惊羽倒是没想到一进来就被发好人卡,倒是不慌乱,不紧不慢地说,“女士,既然我运气不好什么的,我也认了,但可不可以恳求你们,给我一次机会,就三分钟,让我即兴表演一下秦浅,算是圆我一个小小的梦,当然,如果可以,我最想要的,就是你们的评分,即使得不到角色,得到一定的评估,也算是有所获。”
眯眯眼男饶有兴趣地看着她,“王老师,我看可以,要不就给小姑娘一个机会嘛。反正我们坐这么久了,三分钟也不缺。”
秃顶大叔也附和道,“我也看看,这个小姑娘完全没拿到剧本,她会怎么演这个角色,就当图个乐呵嘛。”
被叫做王老师的女人看了林惊羽一眼,说不上友善也说不上狠毒,然后喉咙里不紧不慢地吐出几个字,“开始吧。”
“谢谢评委们。”林惊羽连忙鞠躬道谢,站直身,深深吸了一口气。握紧拳头。
林惊羽闭上眼睛,给自己默默数了三个数,“三……二……”
“一……”
睁开眼睛,林惊羽仿佛换了一个人。
“洛齐哥……我知道,我的姐姐光鲜亮丽,那么漂亮,那么有才,我……天天在垃圾堆,没有好衣服穿,我市井天天斤斤计较,不像姐姐可以大气地送人东西……我还是一个大拖油瓶,身子除了害人拖累别人没有一点点用处……我知道自己是个废物……真的!”林惊羽整个身子都在颤,眼睛立刻全是泪水,她完全融进了秦浅的角色,自卑到极点,还要硬生生把自己的自卑无限放大给最最喜欢的人面前,她的泪水,何尝不是绝望呢?
“我还是世界上最狠毒的人,我每天叫着兮姐姐,但是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她去死你知道吗……我知道我是个变态,但是怎么办啊!我一想到你那么爱秦兮,我就想要杀掉她……”林惊羽全身都在颤,然后哀鸣一声,声音像是被虐待的幼兽,她蹲下来,颤抖地抓着自己的头发,“我也想死啊洛齐哥……我已经没有救了啊……”
“我,我为什么要喜欢你啊……”林惊羽不顾形象地哽咽着,声音像是被巨大的绝望压到奄奄一息,林惊羽像失心疯一般,抱着自己自言自语,“杨洛齐,秦兮,秦浅,杨洛齐,秦兮,秦浅……”
渐渐声音越来越小,林惊羽一动不动像是死去。
或许那个秦浅,早就逝去。

“好,不错!”秃顶大叔看上去很兴奋,有些失态地站起来,“不错不错,小姑娘,你哪个学校的啊?”
林惊羽站起来,鼻尖因为哭过红红的,她摸摸鼻子,有点不好意思地说,“我是x大表演系的毕业生……”
眯眯眼看向林惊羽,也是笑意盎然,“x大好啊,x大出演员。”
王老师有点无奈地点了点头,矜持地说,“差不多了,回去等通知吧。”
林惊羽知道有希望,连忙鞠了个躬,“谢谢评委老师!”

林惊羽走出来时,小娜已经等在一边,林惊羽笑嘻嘻地和小娜击了个掌,看上去心情不错。
“你看她这个人这么高兴,难不成还选了她不成?”许亦非又在旁边叨逼叨。
姜诗安也有些不开心,她为了这个角色做了充分准备,她可不打算莫名其妙被截胡,她站起来,带着自带的一米七八女王气场走向林惊羽,“看来,你这是被选上了?”
林惊羽朝姜诗安眨眨眼,“没啊,导演可说了,他们内定你了,叫我不要演了。”
姜诗安听了可不怎么开心,“你什么意思,要内定也是因为我演技可以。”
林惊羽继续插科打诨,“是是是,你厉害,期待在剧组看见你哈,小娜,我们走,下一场去喽。”拉着一脸懵逼的小娜走出去。
姜诗安思索半天,也想不出来,林惊羽的“剧组看见她”是什么个意思。

“小羽啊,你面试得怎么样啊?”小娜问道。
林惊羽耸耸肩,“还好吧,选不选得上难说。”
小娜点点头,有点可惜,默默无闻地跟着林惊羽去车那里了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