乖啊

乱写,给自己看的,小说有原型,一个角色有很多原型,小说是小说,三次元是三次元

阴暗面

part6 阴暗面
第一场面试完才九点半,她们一伙人又马不停蹄跑向下一个地点。
《我的厉害老婆》面试没那么热火朝天了,三三两两几个人,林惊羽感觉氛围还是怪怪的,没等多久,她就被叫进去了。
面试场地没有像《谎言》剧组那样隔开,一个人面试其他人也看得见。林惊羽坐在椅子上看着别人表演,怎么说,越看越如坐针毡。
一个棕色头发的妹子,白色衬衫,里面是充满挑逗意味的黑色蕾丝抹胸,在表演才艺时,直接对着导演一群人跳起了无实物钢管舞,那叫一个让人热血沸腾。
窝瓜脸导演一脸高深莫测,“回去等通知吧。”
棕发妹子妩媚一笑,朝评委鞠躬致谢,露出漂亮的胸脯。
林惊羽十分不适。
下一个女生,脸上画着烟熏妆,看着底子挺好,她一上场,一个编剧就嘿嘿笑,“小美女,你面试什么角色啊?将会带了什么样的才艺展示?”
烟熏妹子看上去不慌不乱,“我要面试的是女二号连衣,我的表演是,吹箫……”
接着从身后拿出一只箫,自顾自地吹了起来。
林惊羽学了很多乐器包括箫,她听得出烟熏妹子吹的实在一般般,她看不见妹子的正面,但是看得出评委们意犹未尽的虎狼之像。
林惊羽感觉自己活生生进入了虎蛇之窝,鸡皮疙瘩全起来了,穿着厚厚的羽绒服,莫名感到一丝寒意。
很快就到林惊羽了,她一路上看见太多牛鬼蛇神,现在只想马上面试然后走人。
她慢悠悠走上前去,给评委表演一个死鱼眼,然后慢吞吞地说,“评委们好,我今天面试的角色是女二号连衣。”
评委们看见虽然林惊羽不情不愿比起之前的人绝对地清汤寡水,但是仍然遮不住林惊羽惊艳的相貌,澄澈,干净,美好到想让人摧毁。
编剧猥琐一笑,“我们刚刚在讨论,之前看的段子,他们说,面试就问两个问题,男的问身体好不好,女的就问是处女吗?”
林惊羽忍住恶心皮笑肉不笑,“不好意思我白羊。”
导演也猥琐地笑了起来,窝瓜脸更加皱巴巴了,“这个小姑娘真有意思,来来,给我们带来什么才艺啊?”
“不好意思我没有。”林惊羽淡淡地说,只是眼光里藏着几分和她哥哥一样的冷漠和不屑。
“没有啊?这可难办了,那你想要这个角色可就有点难了。那么……你要付出什么代价呢?”
林惊羽想冷笑一声,忍住了。继续面无表情看向导演组。
导演也不生气,意味深长地看着她说,“年轻人就是有资本啊,够任性,没事,回去等通知吧。”
林惊羽微微颔首,面无表情地走掉了。
小娜在外面一边刷手机,看见自家爱豆开心得不亦乐乎,就看见林惊羽脸色冷冰冰地走了出来。
冷冷的,和之前软妹风和插科打诨的样子相去甚远,倒是有几分京城林家的模样了。
小娜小心翼翼地问道,“惊羽,你怎么啦?”
林惊羽摇摇头,示意她出去再说。
面完试大概十一点了,于是他们几个人去找了一家餐馆吃饭。
林惊羽和小娜先去点餐,司机小张先去停车,接着才上来。
林惊羽坐在椅子上,点完餐,手机短信就嘀嘀嘀地来了。

林惊羽小姐,我是电视剧
《我的厉害老婆》的工作
人员,如果你有意向得到
连衣这一角色,请于明天
下午三点,来齐仁堂宾馆
708号房间,进行才艺展
示。

林惊羽看见短信,立刻倒胃口。连最爱吃的菜也吃不下去了。
心很大的小娜一边吃得满嘴是油,一边奇怪地问林惊羽,“小羽,你怎么不吃饭啊?”
林惊羽勉强吸了几口柠檬水,“小娜,你之前跟的演员,有……被潜规则过吗?”
一听话题这么严肃,小娜连忙正襟危坐,“说实话,有啊……”
林惊羽表情有点奇怪,“可是,她们为什么要这样子呢……明明,这不是唯一出路不是吗……”
小娜也撇撇嘴,“的确不是唯一的,但是运气真这么背的死活红不了的比比皆是,而且有些天生不够好看不过有天赋的,做演员绝对死路一条。他们都说做演员是好吃懒做等着飞黄腾达,他们哪知道,演员也是万里挑一才出那个几个,大多数人,饭都吃不起,因为一个小小的角色被玩弄。”
“但是啊,娱乐圈不全是这样的啊,好导演好制作班底多得是,认认真真做演员还是一样火的也不少,大部分这类潜规则的事情只发生在一些low得不能再low的电视剧什么的,要避免完全有可能,这一切,不都是选择和运气的事了。”
林惊羽还是难受,脸枕在胳膊上,“我知道啊……”
小娜见林惊羽心情不好,连忙安慰,“你放心,以后尤溪姐找你接的戏,绝对不会有涉及今天这样low货的,比较你背后的可是林家和曾家啊,那个人敢拿你这个小公主怎么样?”
林惊羽“哼哼”两句,“我知道了,我拍自己的剧,谁想潜规则我我就叫我爸妈打断他的三条腿!实在不行就叫我弟养活我一辈子!”
小娜也笑嘻嘻,“没毛病!”然后继续吃饭。
林惊羽把刚刚的短信联系人拖入黑名单,关掉手机,目不斜视开始吃饭。
xxxxxxxx
娱乐圈没那么可怕也绝不是那么甜的,为了让小鸟毛生活甜一点,于是就开了家世这个bigbig金手指了。
跟我读一遍,阿乖哥只会写甜文。傲娇\(//∇//)\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