乖啊

乱写,给自己看的,小说有原型,一个角色有很多原型,小说是小说,三次元是三次元

9暗流涌动的聚会

part9暗流涌动的聚会
帝都最大的齐仁堂大酒店,标志的巨龙雕塑在黑夜里闪着威严的光,觥筹交错,一副欣欣向荣之景。
“我说煜哥,你也真是大下手笔了,这个齐仁堂你都盘得下来,你可真是厉害!”几个公子哥绕着一个人,玩世不恭地开着不痛不痒的玩笑,都是有身份的人,但是对中间那男子有几分敬重。
中间那哥们一身黑,黑衬衫黑西装哭,偏偏衬衫一点也不严谨地放出两个扣子,慵懒地半倚着栏杆,流光溢彩的桃花眼充满了玩世不恭,“哪有我的功劳啊,还不是我那个劳苦功高的孝敬大哥,一边孝敬我爷爷他老人家,一边还能拉拢人心呢,我可比不上。”
旁边的公子哥们不痛不痒地笑了笑,林家二公子和大公子的关系一直就这么扑朔迷离的,时好时坏,他们只当这是关系好的调侃了,一个矮胖些的人问了,“瞧你这谦虚的,哪个人不知道林家煜二哥啊,最近你不是在搞日升地产,那块硬骨头可是你大哥都搞不定的,没想到你倒是一挥手就收入囊中,可是厉害了。”
林二哥眯了眯眼睛,“我是没有想到,最后竟然不是和荣氏公司和颜丹公司,最后到是和初出茅庐的QJ公司一起分羹。”
其他公子哥也互相熟悉,也点点头,道,“这个QJ公司的确势头很猛啊,听说背后操控人可神秘了,不知道今晚还会不会来?”
林二哥呵呵一笑,“得了吧,我大哥可是十分看不爽QJ的,哪能给他出风头,好了好了,我先过去了,不然等一下老爷子打爆我的狗头。”
林二哥整理整理领子,漫不经心地去主宴席。

“小羽呢?”一声中气十足地声音,林二哥连忙先扣好自己的扣子,端端正正地和自家爷爷请安了来,“爷爷,生日快乐!(^O^)y”
林家爷爷今年刚刚七十,早年战场打拼回来的,身上全是不怒自威的霸气,小时候调皮,天天被爷爷揍得那是青一块紫一块,林二哥混世魔王天不怕地不怕,看见他爷爷他就腿软了。
“谦煜?怎么说你?小羽呢?”林老爷抬抬眼皮看了看,看清来人有点失望地别过眼,“还有,今天你来的狐朋狗友安分点,再敢欺负小羽我就打爆你的狗头。”
林谦煜:“……爷爷我是狗你是啥啊……”
林老爷,“你还敢顶嘴!”
林谦煜,“……不敢不敢……”林谦煜一个狗腿的笑,“爷爷,小羽毛可是有事业的人了,你总不能像小时候一样天天看着她吧!”
林老爷旁边一声精致深沉的中年妇女也开口了,“对啊爸,小羽那丫头也长大了,你可以后不能再惯她了。”
林老爷一副“不听不听我孙女全世界最可爱我就是要溺爱她”的脸,“艳琴,不是我说你,小羽工作那么辛苦,拍戏那是风里来雨里去,剧组里吃的能叫饭吗?你还把刘嫂给请回来了,你不心疼我女儿,我还心疼我孙女呢!”
曾艳琴女士,也就是林惊羽她妈,面带微笑荣辱不惊,“爸,她已经很大了,你再这么惯下去,她就嫁不出去啦,到了夫家,谁这么惯她?”
林老爷继续嘴硬,“嫁什么嫁,我林宇东的孙女还愁嫁吗?嫁不出去我养她!”
林谦煜倒是乐了,“婶婶你厉害,真把小鸟她口粮给停了啊?我挺你,小鸟她是应该好好锻炼一下了,成天爷爷爷爷她以为她葫芦娃呢。”
小鸟是林二哥对林惊羽的“爱称”,小时候他们打架,他可是天天喊她“炸毛的鸟”。
林老爷狠狠瞪了林谦煜一眼。
林谦煜缩缩脖子。
林老爷再看向曾艳琴,“鹿鹿去哪里了?”
曾艳琴说到儿子也是一脸骄傲,“他不是高三吗?去房间读书去了。”
林谦煜咋舌,“啧啧,好小子,我看好他,当初我生怕惊鹿和小鸟一样小脑发展不齐全,现在还好,他还是健康……”
“说谁小脑发展不齐全呢!”一双青葱白嫩的胳膊,狠狠地别住林谦煜的脖子,林谦煜一个没准备被拉个踉跄。
“我靠,你是鬼啊神不知鬼不觉的。”林谦煜还是很快挣脱开,站直身子以185的身高俯视林惊羽,“小鸟啊,这么久了你怎么还不长高啊?”
林惊羽穿了一声非常惊艳的丝绒蓝色长裙,裙摆做了个小开叉露出她细长的腿,长长的直发散在背上,嘴上涂了吃小孩广东人色口红,眼光流转,和之前的羽绒服形成了又一个鲜明的对比。
身为一个诚实的人,林谦煜对于妹妹的颜值还是十分肯定的,“嗯……长得还是不错的,像我。”
林惊羽和林谦煜翻了个白眼,踩着一步登天的小高跟笑嘻嘻地走向林老爷,“爷爷!生日快乐!”
林老爷看见自己宝贵孙女明显非常高兴,连忙拉着林惊羽絮絮叨叨说个没完,一下子“小羽你怎么又瘦了,是不是拍戏很辛苦啊?”一会儿又“小羽你要不别去拍戏了爷爷心疼爷爷来养你!”
林谦煜受不了,朝林惊羽翻了个白眼,然后走出去。
走到门口,就看见一个中年女人,头发长长的,脸上皱纹不多,看上去保养得很好,但是感觉形成一道屏障,冷冰冰的,让人不敢接近。
林谦煜愣了愣,恭恭敬敬地喊,“……伯母好。”
女人纠正,“以后叫我芳姨就好了。”
林谦煜有点卡壳地叫了一声,“芳,芳姨好。来和爷爷祝寿的吗?”
连齐芳点了点头,然后冷淡的说,“我是代替荣氏公司来的。”
林谦煜艰难地点了点头,然后随口问了一句,“大哥在前厅。”
连齐芳愣了一下,然后很快恢复冷冰冰的客气,“我知道,是阿临带我过来的。”
林谦煜也不知道说什么,干巴巴地哈哈几声。
连齐芳点点头就进去了。
林谦煜挠挠头,再松开一颗扣子,又跑出去当他放荡不羁的林二哥了。
一出门,就看见穿得一丝不苟地林大哥林谦临正带着得体的微笑和宾客交谈,对着长辈卑谦有度,看上去牢不可破。
小时候林谦煜还挺嫉妒他的,成绩优秀,他爸妈天天拿“你的大哥怎样怎样……”说他,连小鸟那个小家伙也天天临哥哥长临哥哥短的,直到大伯去世,大伯母改嫁,林谦煜才开始觉得这个大哥的确不容易。
“阿煜,想什么这么入迷呢?”
林谦煜连忙清醒,看了看来人,姑姑领着姑丈正笑嘻嘻地看着他。
林谦煜无奈,他姑姑是他家里一朵奇葩,之前小鸟当演员,他姑姑是第一个支持的,还要掏钱说给小鸟拍电影,也对,身为一个搞艺术的,思想前卫也是很正常的。
林谦煜乖乖叫了一声,“姑姑,姑丈……”
林苑笑眯眯打量着林谦煜,“想哪个美少女啊?”
林谦煜眨眨眼,“我在想林苑的大美女啊!”
林苑明显被随便一句哄得不行,深刻贯彻“中年女人都爱听夸奖地话无论多假”,“行啊,这么有眼光!想大美女什么啊?”
林谦煜继续插科打诨,“我在想大美女什么时候回来看她的宝贝大侄子啊!”
林苑娇嗔,“真不要脸,好了好了,今天的宴会怎么这么大型啊,家里人吃吃饭不就好了,什么政界名流,商界大佬都来了,我都差点不敢走进来了。”
“那哪能啊,你不敢谁敢?今天这宴会就是我那孝敬大哥做的,以寿宴之名,偷偷不知道想干什么大事呢!”
“我干什么大事啊?”
一阵低沉的男声,林谦煜鸡皮疙瘩起一地,半个小时内被抓两次包也是没谁了。
林谦煜转过身看向来人,乖乖地说了一句,“哥……”
林谦临面色不变,倒是对着林苑夫妇恭敬问好,“姑姑,姑父。”
林苑点点头,“阿临可真俊,怎么?今天还没有女朋友来啊?”
林谦煜同情地看了林谦临一眼,来了来了,林苑身为中年妇女最高志向――做媒。
林谦临面不改色,“没带。”
林谦煜幸灾乐祸,“没带还是没有啊?”
林谦临继续,“有,但没带。”然后不给林谦煜机会继续说,“阿煜啊,前些天你不是说你哥们一个个在你面前秀恩爱很烦吗?趁这个时候叫姑姑帮你找一个吧!”
这一招祸水东引玩得那个666,林谦煜大惊失色,“哇塞,大哥你这个闷葫芦竟然有女朋友了啊!快告诉我哪家姑娘啊!”
林谦临继续绕回去,“反正我结婚前你总看得见,反而是你,再不找女朋友,小羽都要赶在你前面去了。”
林谦煜下意识回答,“怎么可能,女明星哪那么早结婚啊,那个徐薇华不是四十多了吗?天天装嫩不结婚。我怎么可能比她晚?”
林苑倒是开心了,“原来阿煜有结婚意向啊?那好好好,姑姑什么本事没有,姑娘倒是认识得很多,来来来,我和你说说……那个黎一甜,是市长女儿,人家啊……”
“等等等等,好姑姑,我说,你现在关心的,应该是表哥表弟他们啊!”林谦煜垂死挣扎。
林苑笑嘻嘻,“他们都有啦,对了,你表哥陆轩啊,明年五月结婚啦!”
“什么?他就这么脱离我们林家单身狗行列了?他个叛徒!”
“别说他,说你,你都多大了……”
“再等等等等一下,姑姑,你最最最应该帮小鸟找一个对象啊!”林谦煜觉得自己实在是太机智了,“没错,林惊羽才更应该被相亲!”
林苑莫名其妙,“小羽才大学毕业吧?这么急干什么?”
林谦煜老神在在,“你瞧,小鸟现在走娱乐圈,但是她的身份并不是对外公布的,虽然今天这场宴会,是以林家小妹身份出场,上流社会认识她的也不少,但是毕竟在外面,参差不齐的社会,她没身份没地位,我们有时候也不好意思出手毕竟她不希望靠背景去闯荡,这个时候,即使我们能保住她的底线,但现如今社会这么混乱,在我们看不见的时候被欺负了怎么办?”
林谦临饶有兴趣看着林谦煜这里胡说八道,“so?”
林谦临继续嘴炮,“这个时候,有一个男朋友,对她来说,多么重要?一个男朋友,和她一起生活,总可以比我们办的更加周到,也可以更加好地保护她!”
林苑想了想,也是这个理,点点头,“行,我这就去找小羽。”
“诶等等等等,姑姑,你可不能像刚刚和我说的一样噼里啪啦给她列个单子有谁有谁,大姑娘脸皮薄,要是知道你来找她做媒,她就会觉得自己受到了羞辱,你知道,白菜过了新鲜期没有猪拱,怀疑自己是否新鲜而郁郁寡欢是非常正常的,我们要迂回迂回~”
林苑点点头,“怎么迂回呢?”

“阿嚏!”林惊羽打了个大大的喷嚏,摸了摸鼻子,莫名其妙。
林老爷关切地问,“怎么回事?感冒了?”
林惊羽摇摇头。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我这章有写到抑郁了,胡乱写乱七八糟的,现在看看,哥哥们设定很幼稚啊……下次再重新搞搞吧……

评论